在压抑的时代里恣肆放纵。在放纵的故事里无动于衷。

【剑三/倓复】你尽管选大冒险,做得到算我输

短小以及一块齁甜的糖。

八周年视频之后我这西皮观已经无法好了。

OOC突破天际了吧。

_(:з」∠)_


========


+复哥的场合+


【当着蛋总的面叫他“蛋总”如何?】


第五次收到李复莫名注视的李倓从军报里抬起头。

“有话不妨直说,欲言又止,并非兄长行事之风。”

用一种精明而笃定的目光回看过去,李倓好整以暇的口气,仿佛对即将听到的内容已心知肚明。

李复不自觉地皱了皱眉,在微妙的氛围僵持了片刻,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:“蛋、蛋总!”

“嗯?”李倓挑眉,“兄长唤我什么?”

“蛋总。”第二次出口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困难。这个听上去荒谬的称呼,让他忆起了一些往事。少...

 

【剑三/倓复】说出你的真心话吧!

重看剧情,加上群里讨论、刷文刷微博,冒出了很多想法。

不知道如何表达,集合起来写几个段子。

是糖。没错。


========


+蛋总的场合+


觉得自己是什么样的人?

“做什么样的人,要看本王当时的需要。”

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?

“聪明的人。”

和聪明人相处会不会觉得很累或很麻烦?

“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只会让本王觉得有趣。”


你曾欺骗别人吗?

“只能算有所保留。”

哦?意思是你对旁人不存在欺骗的情形?

“倒也不全如此,有两句话,说来算彻底的欺骗了。”

可以透露是哪两句吗?

“我需要你帮我,以及——如果与我同道,本王依旧视你为兄长。”

嗯……欺骗了什...

 

一个倓复群_(:з」∠)_仅存的同好请抱紧我

群号:

668 786 853

我觉得这个数字还是很吉利的。

新建的群目前只有三个人_(:з」∠)_


估计也没什么日常就是大家能一起聊聊脑洞啥的互相刺激下产粮欲。

太冷了。

瑟瑟发抖。

 

【剑三/倓复】一个树洞(内含伪复青,本质是倓复糖)

本文夹带私设。ooc慎入。

虽然是树洞体,但时代背景还在大唐……别问我为啥,就假装唐朝人已经在玩微信了吧。咳咳。


========


【这是一个树洞】追求多年的男神原来是断袖……三观都快炸了

来自 剑三超级秘密 匿名楼主


如题。

现在心情复杂。很想揍他一顿。但肯定揍不过他。

想骂他又不知道该骂点什么,不想显得自己很无理取闹。毕竟我们也没有真正没在一起过。说是我一厢情愿也不全是,他对人的态度总是若即若离,很暧昧。

艾玛当年太喜欢他了。

_(:з)∠)_现在只想自戳双目。


1#

卧槽!看我刷出了什么?!一个前排!


2#

不是很懂楼主你...

 

剑三八周年视频倓复竟发糖啊啊啊啊啊

两位大佬这是旧情复燃?

——各种意义上的。╮(╯_╰)╭

远处暗中观察的秋叶青显得特别凄凉……


多想有一个太太,这时开一辆倓复婚后的车。

_(:з」∠)_

 

【秦时明月/良颜】流水账

【天明】

第一缕天光打破了窗纸,惊醒一个无边无垠的梦。张良还没睁眼之前,就习惯性地伸手往身边捞一把。

当然是捞了个空。昨夜的枕边人不知何时离开,此刻连床榻都已整理完毕。张良想象着素白的手指安静拂过床单,默默将睡觉弄出的褶皱按压整齐,连枕头也收拾了起来。

还要帮还没睡醒的人掖实两人共享的被褥。

睡的人事不知的张良应当沐浴过比天光还要明媚的注视,或者还被绕过一绺在枕上揉乱的长发,也可能是温润的指尖轻抚过额头……在一切都不被察觉的情况下,师兄大概会露出一些比平日更为亲密的眷恋模样。

只是可惜没有被看到罢了。

张良含着心里万千滋味,睁开眼,立即又被困乏熏出个哈欠。

温暖的被窝里当然已经没...

 

【秦时明月/良颜】错梦(短篇已完结)(有卫聂)

======


天是阴的,像被火燎过的衰败颜色。云层十分厚重,抖一抖就能掉下灰烬来。空气潮湿,能感觉到水雾覆盖在脸颊上,用手摸一把,仿佛摸到了一块油腻腻的污渍。声波最适合在这样的环境中传播,远隔几千英尺的仍旧清晰地传到耳边,某种熟悉而令人惊悚的频率,一直响到脑海。

——嗡——嗡——嗡。

抬头看一眼,还以为那些铺天盖地的冰冷金属,是远方归来的雁群。

——嗡——嗡——嗡。


颜路侧过头,缓慢抬起胳膊,盖住刺眼的光芒。由于长久吊针而暴突的血管在掌背上蜿蜒成山脉,顶起薄薄一层干燥的褶皱的皮肤。

“防空警报响了,是日本人的飞机吗?”

他喃喃问。

一身白衣的护士扯开窗帘,灰尘翻腾起来,...

 

【剑三/倓复】终将埋葬(短、完)

偶然读了一篇文章。开头说扫墓的时候看到父亲祖父走来。

又想到历史上蛋总未娶,死后冥婚迁进皇陵的事。_(:з」∠)_就开了个脑洞。写的不尽人意。也算给心爱的西皮撒点土。

历史废,手上也没有剑三设定集。按照游戏胡诌的东西,欢迎指正。


======正文======


所有在江湖上混的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,清明祭拜,有几座墓是一定要去的。


天策府凌烟阁旁的将军冢,墓碑用一整块青石磨造,高台阔面,四平八稳,碑上字体苍劲硬朗,刀劈斧凿,平时常有天策将士清扫上香,点尘不染,青烟不绝。有来瞻仰先人忠烈之姿的,恭敬垂手屈膝,在英雄魂下跪倒三叩首,一拜天地正道,二拜山河永蔚,三拜君王仁德。

与...

 

【剑三/花羊】坐忘经·第三章


不知过了多久,陆无在谷底软绵绵的草丛间迷迷糊糊苏醒过来,天色逐渐昏暗,抬眼看上去,两侧山崖耸立,并不是很高,若是还有武功在身,必然来去自如。只是如今……他尝试着伸展手脚,不知牵动何处伤口,浑身上下疼如雷击,一阵痉挛。

崖上传来几声呜咽——两三只野狼围着断崖的缺口打转,身影时隐时现,简直就像在看管着他。

一瞬间从头皮寒到脚趾。

早就听说野狼以族群生活,性情狡诈贪婪,颇通人性,发起攻击后懂的使用战术计谋,而且一旦盯上猎物,除非死伤惨重,否则必要得手。现在看来,此言非虚,情况甚至比之前被包围时还令人害怕。

陆无知道狼群不会傻乎乎地跟着他跳落崖底,但时间久了,这群厉害的畜生会不会真的...

 

秦时明月online·第七章(主卫聂)

七    短兵相接


盖聂带着无双鬼一路跑进无尽丛林的地图深处,在一片茂密的树丛里停了下来。无双鬼的跑速比玩家要慢,此时这个小BOSS还在追来的半路上。

荆轲在一旁兴奋不已:“快杀快杀,哈哈哈,这无双鬼是我们的了!”

盖聂默然,半晌道:“不行。”

“啊?为什么不行?”荆轲有些囧,“就算是我在野外单杀一个低级地图BOSS也没有压力,他虽然不吃控制,但可以减速!而且他技能施放有延迟,你不停绕背,很简单!”

盖聂摇了摇头:“无双每降低20%血就施放一次大地震颤,凭我很难打他。”


荆轲这才意识到刚才那个群控技能很蛋疼,是盖聂成功躲过了第一波,他...

 
© 竹杖芒鞋 | Powered by LOFTER